中藝資訊書畫傳說 ›正文 

古人談書法創作應該有的狀態

來源:杭州日報 16-03-01 16:41 1009點擊  

古人談書法創作應該有的狀態

  什么是書法創作應該有的狀態呢?什么樣的創作會引人入勝呢?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凡文學藝術的創作無一可以例外的是:其創作如果要想感動人就必須真實地反映現實、反映社會、反映大自然、反映人生。也就是說真實的表達才是文學藝術的生命。

  讓我們先來看一段文字:“乖興踏月,西入酒家,不覺人物兩忘,身在世外。”這只是一句話。又像是一首詩。它就是一首詩。這是李白寫的。看完這樣的句子我們很容易明白:李白當時有感受,就把這感受寫出來。感受寫完就停筆了,再不多寫一個字,是詩是文都無所謂。詩是什么?難道它不是一種文體嗎?詩也好,文也好,難道不都是為了表達嗎?是詩是文并不是重要的,表達才是重要的。

  我們說它是詩,因為它有意味。文字完了,意味未完,含不盡之意,讓人去體悟、聯想、感受。這就是詩了。如果是文就要把一件事情講清楚。“西入酒家”干什么了?為什么感覺“人物兩忘”?“乘興踏月”看到了什么?興在何處?這些東西都沒寫出來。對于文來說它似乎什么也沒寫,可謂一紙空文。但對于詩,什么都可以不用寫,只寫當時感受,當時最深切的感受。其余一切都顯得多余。在現實中,有許多人會覺得這幾句沒寫清楚,或者會添油加醋寫一堆,結果趣味全失。這便不是李白了。李白出口成詩,遂謂之“詩仙李白”,然而他的詩并不是廢話連篇的,此中便是一例。

  詩理通于書理。書法與寫字區別在哪里?寫字是寫字,書法是意味。好的書法要有味道,有感覺,含不盡之意才美。所以字寫得好看不是書法,字寫得規矩、合范也不是書法。書法是寫人,寫人情,寫人性。是寫人的感受,寫人的個性、寫人對當時當境的表達,寫每一次都真實存在的那一點微小的不同。這樣就和詩理、藝理相通了。

  黃庭堅有一則題跋談到自己的創作,他說:“老夫之書,本無法也,但觀世間萬緣,如蚊蚋聚散,未嘗一事橫于胸中,故不擇筆墨,遇紙則書,紙盡則已,亦不較工拙與人品藻譏彈,譬如木人舞中節拍,人嘆其工,舞罷則又蕭然矣。”這幾句話翻譯過來是這樣的:“我平常寫字并不講究什么訣竅。我觀察世間的萬事萬物紛繁錯雜,如同蚊子聚散來去,但我從來不讓這些外物橫亙在我的心頭。所以我寫字是不在乎筆墨的,碰到什么紙筆都可以寫,把紙寫完盡興就可以了。不在乎是寫得好還是寫得壞,也不在乎別人的品評與譏諷。就如同木人舞和著節拍,人們都驚嘆他高超的技巧,結束后又都歸于平常。”這段話生動地表明黃庭堅認為書法創作就是要尊崇自然狀態,不要有什么繩索羈絆,不需要事先考慮什么好壞得失,因為它的目的就是“真實地表達當下”。“真”才是最有價值的東西,才是書法家需要追求的目標。

  黃庭堅還在另一則題跋上談到了蘇東坡的創作狀態,他說:“東坡居士極不惜書,然不可乞,有乞書者,正色責之,或終不與一字。元祐中鎖試禮部,每來見過案上紙,不擇精粗,書遍乃已。性喜酒,然不能四五龠已爛醉,不辭謝而就臥,鼻鼾如雷,少焉蘇醒,落筆如風雨,雖謔弄皆有義味,真神仙中人,此豈與今世翰墨之士爭衡哉?”這一段話可以翻譯為:“蘇東坡平時極不吝嗇自己的書法,但卻不可求他寫。凡是求他寫的,他都會嚴肅地拒絕,直至不給一字不給。元祐年間他在禮部任職,每次來見到桌上有紙,他會不擇好壞地在上面寫。他好酒,然而飲上四五龠便會醉,不管什么場地,倒頭便睡,鼾聲如雷。不久醒后所寫的字落筆如風雨般瀟灑,即使是開玩笑也是非常有意味的,真像是神仙中的人呀!這哪里是現在這些書法創作可以比擬的呢?”

  已經無須贅述,此段話本身生動地表述了蘇東坡創作的狀態。真是無獨有偶啊!李白的作詩以及蘇東坡和黃山谷的書法創作,無一不是盡其性情,吐其塊壘,一抒胸中之氣。正所謂“興來輒書,興盡輒罷”。他們的千古文采風流難道不正是這樣練就的嗎?
更多資訊請關注中藝博雅藝術網http://www.homemadehandcrafts.com
專注藝術家推廣 熱線電話:010-82894695

本文來源:杭州日報  關鍵詞:古人書法,書法創作 

藝術名家

宗家順

宗家順

宗家順,字迦舜,號逸山,1955年生于江蘇鎮江。畢業于北京師范大 [詳細]

張天霖

張天霖

張天霖,浙江湖州人。湖州“愛心大使”,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南京軍 [詳細]

羅楊

羅楊

羅楊,1956年生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文化哲學專業研究生畢業,中 [詳細]

分享按鈕
竞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