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藝資訊書畫奇聞 ›正文 

這個女子畫出了讓畢加索自嘆不如的作品

來源:新快報 16-10-26 09:02 762點擊  

這個女子畫出了讓畢加索自嘆不如的作品

墨西哥女畫家弗里達·卡羅的愛情與藝術:

成名后的麥當娜,作為娛樂圈的藝術收藏家,在她總價值超一億美元的藏品中,她最喜愛的還是弗里達的那幅《我的誕生》。她甚至放出狠話:“不喜歡這幅畫的人不能成為我的朋友。”

麥當娜是無數人的精神偶像,而弗里達則是她年輕時的精神偶像。“弗里達活得很艱難,一生跌宕起伏,但她很勇敢,從不在乎別人的看法,我崇拜她。我對自己說:她能做到,那么我也能。”

幸福是相似的,不幸各有不同。如何面對痛苦,也構成了生活的藝術。今天,我們要說的并不是麥當娜,而是她的精神偶像——墨西哥女畫家弗里達·卡羅。

18歲的痛

18歲是一個女孩子最美的年華,18歲的弗里達遭遇了什么呢?

有一天她和男友登上了一輛回家的公共汽車,那是1925年9月17日下午,那是剛剛下過一場小雨的墨西哥城,汽車開出去沒多遠,一輛迎面駛來的電車撞上了它。被撞得嚴重彎曲的汽車里,不少乘客包括弗里達被彈了出去,當受傷的男友從車底爬出來找到她時,弗里達的身體還在流血:一根折斷的鐵條扶手從腹部刺入她的身體,經左側穿過了她的陰道。

這次可怕的車禍導致弗里達脊椎斷了三處,肋骨斷了兩根,右腿十一處破裂,右腳脫臼并被壓壞,左肩脫位,鎖骨折斷,骨盆三處破碎。

弗里達身上裹著石膏,一動不動地朝天躺了一個月,連醫生都不確定她能不能活下來。弗里達還是堅強地活了下來。

而在更早之前,她6歲那年,不幸得了小兒麻痹癥,這導致她右腿萎縮、跛行。長裙里藏著她的身體缺陷,但她的眼神里透出了堅毅和自信。

轟烈的愛情

她聰明、叛逆,天生喜歡不平凡的東西。

15歲時,弗里達在一個有2000多名學生卻僅有35名女生的學校里,和男生一起搞惡作劇,制造混亂,也會一起在圖書館廣泛、大量地閱讀,然后進行智慧的較量。

弗里達熱愛生物、文學與藝術,夢想著以后進入醫學院深造,當她在和小伙伴們一起談論生活理想時,她豪放、大膽地表示:“我的目標是為迭戈·里維拉生一個孩子!”

迭戈!!那是當時墨西哥國寶級的壁畫大師,雖然被小伙伴們嘲笑為“大肚子的糟老頭”,但他的藝術成就和個性魅力征服了弗里達的少女心。

那次慘烈的車禍,似乎打破了少女的春夢。她冷靜地給男友寫信道:“人必須得忍受這些。”從此以后,痛苦和對抗痛苦成了弗里達生活的兩大主題。疾病和車禍的后遺癥,導致她后來經歷了32次手術、3次流產,她選擇了,忍受。

為了排遣煩悶,依靠一面鏡子、一個特制的畫架,弗里達開始了她的繪畫之路。由于從小受到攝影師父親的藝術影響和引導,她很快顯露出這方面的天賦。一年后,她便畫出了第一幅真正的作品:《自畫像》。

她還在疼痛中寫下一封封熱烈的情書,盼望男友能時常來看她。但他卻在這時遠走歐洲,以淡化這段感情。雖然她把自己的第一幅《自畫像》送給他,畫中那個美麗、脆弱,伸出右手想要被牽住的弗里達,曾打動了她的男友并使他們短暫和好,但兩人最終在兩年后徹底分手。

幾個月后,弗里達恢復了行走,但困窘的家庭經濟,頻繁的疾病復發,使她放棄了學業。她給朋友寫信道,“雖然已不可能通過上學成為一名醫生了,但我有足夠的能量來做任何事。”

而她馬上做了一件看起來荒唐透頂,卻又有著十足戲劇性效果的事!她帶著自己的作品,來到教育部的走廊上,對正在腳手架上畫壁畫的一位國寶級人物大喊道:“迭戈,請下來!”她要讓他看看她的畫,是否值得繼續畫下去。這一冒失的舉動,以及她的藝術天賦,成功地引起了迭戈的注意,她的鮮活、率真和性感激起了他的情欲。

很快,迭戈向弗里達求婚了!1929年,22歲的弗里達和43歲的迭戈舉行了婚禮,她成為第三任“里維拉夫人”。她努力地做一個取悅他的小嬌妻。但她知道,她更需要保持自我,那是她吸引迭戈的根源。她保留了姓氏,而不是冠上夫姓,她專注自己的繪畫風格,她依然保持對生活的黑色幽默。

叛逆的生活

迭戈建造的居所似乎也隱喻了他對婚姻的態度:那是兩棟獨立的房子,他和弗里達分開居住,但空中的一座天橋又把兩棟房子連在一起。弗里達明白,這是作為“里維拉夫人”必須要忍受的。然而,在經歷了一連串的丈夫外遇和流產事件后,弗里達遭受了進一步的致命打擊:迭戈和她的妹妹克里斯蒂娜搞在了一起。

她搬出去與迭戈分居,她不再專注于做“里維拉夫人”,她開始創造自己的生活。迭戈認為他與別的女人的性關系是無所謂的小事,但對弗里達來說那是刀割之痛:“我這一生遭受過兩大災難,一是那場車禍,二是迭戈。”

但無論多么大的傷痛,都無法讓她黯淡、枯萎,弗里達愈發地散發出自己的光彩,她的叛逆、不羈也被激發出來。

她在狂歡派對上喝龍舌蘭酒,抽著香煙說臟話,她穿著華麗的服飾,走到哪里都能引人注目,她勾引她看上的每一個人,男人或女人,但他們必須是功成名就、極具魅力之人。

自畫像

經歷過一切之后,她依然說,我愛迭戈勝過一切,她和迭戈互相傷害又無法割離。她寫信對朋友說:“我喝酒是想把痛苦淹沒,但這該死的痛苦卻學會了游泳。”

但她收獲了藝術上的進步和成就,1938、1939年,弗里達分別在紐約和巴黎舉辦了個人畫展,她在歐美藝術界聲名鵲起。她登上了《Vogue》雜志,她成為拉美第一個作品被盧浮宮收藏的人,

畢加索宴請她之后寫信給迭戈說:“不管是我還是你,都畫不出弗里達這么好的自畫像。”

70年后,當弗里達的一幅自畫像來到上海世博會的時候,身價已經超1億人民幣。

在弗里達留下的作品中,有三分之一是自畫像,“因為我經常是孤獨的,我是自己最了解的人。”她畫的都是流血的、受傷的、破碎的女人,她了解自己所經受的痛苦磨礪,她讓自己在繪畫中重生。

婚姻中的弗里達也變得獨立、堅強,雖然迭戈曾在1939年要求離婚,但幾個月后他又請求復婚。這對驚世駭俗的夫妻,后來被分別印在墨西哥500比索紙幣的兩面。

不朽的畫展

有感于弗里達時日不多,1953年春,迭戈和朋友們為她準備了一場畫展,這是弗里達在墨西哥的第一次個人畫展,但她剛剛做了一次骨骼移植手術。

所有人都以為弗里達不會來到現場。但開幕式剛剛開始,門外就響起了鳴笛聲,一輛救護車在摩托車的護衛下到來了,接著,身著民族盛裝和珠寶的弗里達被抬了下來,她微笑著向吃驚的人群打招呼:“請注意,這是一具活的尸體。”

這次開幕式演繹成了一件轟動的大事。人們排著隊走向弗里達的床邊向她表達祝賀,一些來自巴黎、倫敦和紐約的電話在詢問畫展的情況,《時代》周刊以一篇題為“墨西哥式的自傳”的文章報道了這次畫展。這是弗里達人生中最后的華麗一幕。

現在,那所藍色的房子變成了“弗里達·卡羅博物館”,每年有數十萬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這里,來到弗里達出生、死亡和生活過的地方,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弗里達,那是一個勇敢無畏、鼓舞人心的,用自己的方式活著的弗里達。即使她不再來,她已經成為不朽的傳奇。

本文來源:新快報  關鍵詞:畢加索,油畫 

藝術名家

宗家順

宗家順

宗家順,字迦舜,號逸山,1955年生于江蘇鎮江。畢業于北京師范大 [詳細]

張天霖

張天霖

張天霖,浙江湖州人。湖州“愛心大使”,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南京軍 [詳細]

羅楊

羅楊

羅楊,1956年生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文化哲學專業研究生畢業,中 [詳細]

分享按鈕
竞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