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藝資訊藝術妙答 ›正文 

書法走出去路還有多長

來源:中國文化報 16-11-10 10:19 828點擊  

書法走出去路還有多長

張元國《志存高遠》(圖片與本文無關)

今年9月,中國書法家用不同風格、書體及各國語言書寫“歡迎”迎接嘉賓的展板成為G20會議的一個亮點,國家主席夫人彭麗媛邀請外方代表團團長夫人共同書寫書法“和”字的場景也被媒體捕捉。在中外文化交流的過程中,書法已經是代表中國文化的重要符號之一,然而在當今世界藝術發展的格局中,如何對書法藝術作出新的界定,如何使書法藝術得到更廣泛、更深入的傳播?回答這些問題,需要在新聞聚焦之外,進行更為全面的思考和規劃。

同樣是在今年9月,中國書法家協會主辦的第十二屆書法國際交流大展在天津美術館舉辦,這樣一場已經連續舉辦十多屆的書法活動,并沒有像前述新聞一樣引起普通人太多的關注。從此次書法國際交流大展的參與度看,有來自中國、馬來西亞、韓國、日本、新加坡、菲律賓、加拿大、法國、巴西、澳大利亞、美國等19個國家和地區的書法家參展,350余件書法作品構成的場面可謂壯觀。但是記者在參觀中也發現,參展者多為外籍華人。由此不免讓人疑問:在華人圈之外,書法在這些國家接受程度如何?而國內研究者對于日韓、東南亞、歐美乃至阿拉伯國家的書法現狀又了解多少?為此,記者就書法的國際傳播及相關問題采訪了部分學者和書法家。

書法傳播,首先要有文化自信

中國書法向國外的傳播有著悠久歷史:從漢代開始,到魏晉南北朝書法傳播至高麗,初唐時期歐陽詢的書法為高麗所崇尚,以至爭相求購。唐朝日本的遣唐使及僧侶來華學習,書法是他們感興趣的科目之一,其中空海等人將唐人的書風帶回日本,自此日本的書法幾乎隨著中國書法的歷史變遷而發生相應的變化。至近現代,中國書法向海外的傳播依然在延續,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書法在西方世界的傳播相對較晚,而叩開西方世界大門的卻是日本書家,諸如手島右卿等,讓西方人認識到漢字書法的表現力。隨著中國的改革開放,文化交流的推進,書法走出了東亞漢字文化圈,一些學習中國文化的西方人對書法的形式很感興趣,更多的人才意識到書法之根在中國。承接歷史,如今古老的書法已經成為傳播中國文化和中華美學精神的重要載體之一,然而從一種當代書寫和當下藝術的視角看,書法在世界藝術的舞臺上,仍然有很大發展空間。

書法和國畫一樣是中國特有的傳統文化,對于這種中國最有代表性的藝術形式,我們自己首先要有文化自信和自覺。中國書協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曉華有著深切的感受:“在以色列的一次展覽上,一位以方校長說,‘你們中國向外展示的文化越多,我們就越尊重你們。’這句話對我感受很深,一個國家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而不僅僅是工業制造,所以倡導文化走出去很有必要。還有一位以色列觀眾和我討論書法說, ‘calligraphy’,在他們的詞匯中,幾乎專指中國書法,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中國書法在國際上越來越被認同。”關于書法的對外傳播,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胡抗美也首先強調自信的問題:“從畢加索、塞尚、高更等對線的理解和運用,可見其對中國書法的吸收,畢加索甚至自稱如果他在中國肯定要做一位書法家,英國荷迦茲《美的分析》一書對線條美的分析,在中國古代很早就有了。此外,在國外的博物館里常能見到一些老外看到中國的草書作品手舞足蹈,這是外國人對漢字點畫感動的外在顯現,這也充分體現中國書法線條的感染力。所以說,書法的世界傳播,我們自己首先要有自信。”

傳播現狀需要深入研究

書法在國外的接受群體主要分為日韓、東南亞、歐美、阿拉伯四種類型的國家。

書法在日本中小學有著較高的普及率,有統計顯示,在日本每七個人當中就有一個在學書法。日本書家除了寫漢字,還會寫片假名文字,總體看,日韓的書法藝術創作和書法教育都已經形成自己的體系。鄭曉華舉例說:“我之前教過一位韓籍英國人,問他為什么學書法,他說他爺爺也學書法,其血液中對毛筆、黑白、線條有天然的親切感且代代相傳,對于中國書法,日韓、東南亞歷史上都有漢語筆墨基礎,書法于其是通用語言,不管會不會寫,都可以欣賞,短時間內不會改變。”不過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王冬齡通過自己的觀察發現:“日韓國家的漢字文化基礎不錯,但近年對歐美文化的追逐,使得他們的書法文化目前處在一種萎縮狀態。”

對于書法在大中華區的傳播,在此次交流展上記者采訪發現,他們都提到同一種現象:書法在其國家主要是中年以上的華人在寫,而他們更希望年輕的孩子學書法,在他們看來,書法是他們與中華文化的共同語言和感情維系。“即使我們免費開設小孩的書法學習班,但一到考試緊張,孩子就不來了。”印尼書藝學會主席陶碧如為此感到憂慮。

“也可以說,東南亞因為國家小、比較零散,不容易形成氣候。歐美國家中,德國對書法的接受和好奇心較強,這是其民族特性決定的。”王冬齡表示。鄭曉華總結他接觸過的國家,認為以色列、法國的書法基礎相對好。他說:“以色列希伯來文也有書法,交流中能感受到他們對中國抽象文化的理解和共鳴多一些。此外,歐洲國家中,法國對中國書法文化的認知、接受與參與程度更高一些。”

從國內幾位書法家對外交流的感受中可以發現,書法的傳播和影響已經比較廣泛,但在不同國家傳播的具體情況如何仍需要更為深入的觀察和系統的研究。

傳播瓶頸如何突破

《中國書法》雜志主編朱培爾曾做過多期書法國際傳播的專題報道,他認為,“書法在國際上比琴、棋、畫等更難被理解,書法的韻律、神采、氣息,看不見摸不著,跟中國當代的年輕人也不一定說得通,國際傳播有很大的瓶頸。” 王冬齡也指出:“書法是中國最普及又最純粹的藝術,所謂瓶頸,我們今天還是很傳統的書法,如果書法僅僅是寫字的概念,對于亞洲漢字文化圈來說還好一點,但在國際傳播接受上,不認識漢字的就無法傳播了。”

關于文字障礙問題,鄭曉華通過在中國人民大學開設的留學生小學書法課程講述了他的經驗,對于沒有漢字基礎的國外留學生,他采用提取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成語集字的方法指導創作。他說:“我們把每個字大篆的寫法分解成接近圖畫的不同部分,以消解他們對漢字的陌生感。再跨一步變成規范化的小篆,接著會有隸書、草書、行書等,前進幅度小一些,會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用圖形的故事性消除陌生文化之間的隔閡,相對有效。從國際接受的角度來講,篆書的圖像性和草書的線條感更容易引起國外留學生的興趣。而且,每次課創作一幅作品,能夠培養學生的成就感以激發興趣。”

這種歷史還原法,可以通過文字學研究式的途徑減少文字不通帶來的隔閡。與此相比,王冬齡的“亂書”似乎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嘗試,他認為:“書法發展到現在應該有當代人的創新和思考,書法作為藝術,應該具備所有藝術的特性——創新,不能古人寫顏、柳、歐、趙,現在還是這些。書法的嘗試有兩個路子,一種是習古,一種是超越漢字本身而傳播。我的‘亂書’,不以文字為障礙,我自己認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書寫現場,我的專注和忘我和觀眾共鳴之間產生一種藝術場。”盡管“亂書”在國內存在一定爭議,但從國際傳播的角度看,似乎有一定成效。

鄭曉華認為,更為重要的問題是目前還缺少相適應的對話、研究和交流的對象。“西方國家書法是類似中國美術字的一種工藝,和畫家、雕塑家、音樂家等不在一個層次上,我們認為書法家是藝術家,在他們則不可思議。他們的書法家是用不同的筆畫出寬窄不同的曲線,雖然高校也有書法課程,但多指為電腦字體設計。所以,在交流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找不到與我們交流的專業的教育團體。”胡抗美持類似的觀點,他也認為書法缺少一個世界層面的交流平臺。

王冬齡提出,目前書法的國際傳播的有效方式包括一種是高規格的展覽,一種就是教育,第三是真正好的出版物。“中西方文化的共同點,從興趣方面來培養,而不是說教。展覽的策劃很重要,不改變藝術理念極其書法藝術的核心,而是改變傳播形式,比如策展模式不能太單一,才能與對方一起來欣賞和感受。”對于有效的展覽形式,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胡秋萍補充道。此外,王冬齡還表示:“國際書法交流的出版物有不少,但多是應景之物,質量不高就不能起到很好的傳播作用。這其中還涉及高質量的中英文翻譯等。”

交流互鑒彼此融通之處

當代書法的創作和傳播不應僅僅是一種對外的文化輸出,而是在共同參與、交流的過程中形成互相借鑒甚至融合,也只有這樣,傳播才是有效的。“書法走出去最重要的是能夠讓外國人理解:書法為什么是藝術,為什么美,美在哪里。如果只是簡單的展覽,外國人也看不懂,沒有告訴他為什么美,沒有互動和交流、探討,那么傳播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胡抗美說。

胡秋萍指出:“如今書法已不是古代文人書齋的生活方式,而是一種藝術形式,因此書法人在藝術表現上需要進一步探索。各國書法創作互相之間都可以借鑒。比如,在探索上日本的少字派書家對書法的表現性,用筆墨表現書法原本的表意,就是一種嘗試。或者書法與繪畫的融合創作,使書法有更強有力的感染力。當然,我們需要有基本的堅守,對于一些誤入歧途的行為應該摒棄。”對于借鑒,王冬齡也有自己的經歷:“此前我看阿拉伯國家的書法展覽,排除作品內容和水平高低,我能感受到他們懷著宗教色彩虔誠的心態來書寫,而我們國家有些人卻把書法看得過于簡單,學幾天就是名家、大師,缺乏對書法的敬畏之心。”

在國外知名藝術博物館中,對于中國書法,他們主要還是站在文物價值的角度而非藝術的角度來進行收藏,因此當代書法創作就很難進入他們的視野。對此,胡秋萍說:“創作被更多人欣賞當然是一件好事情,但不能以迎合國外的收藏品位來做我們的藝術。我們自身在傳承與創作方面需要傳達更多的藝術理念和智慧,感動自己自然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和欣賞。”鄭曉華把目前書法傳播過程中的派別分成三類,分別是:堅持傳統論、全盤西化論與中西結合論,他說:“三種都有理論支撐,我則認為應該超越門派和理論之爭,對于一個多民族融合的大國,本就需要保留主流,兼容并蓄。比如,有些中國藝術家在藝術上用西方的話語方式來創作,書法也被當作一種素材試圖融入到后現代藝術中,這種探索的狀態值得肯定,無論是否成功,跨越東西方隔閡、超越今古的時空界限,都在為中國書法找尋新的發展空間。傳統和前衛不必互相否定,只是不能把某一種前衛的探索當作唯一的方向,否則會動搖中國書法幾千年的優秀根基。”

本文來源:中國文化報  關鍵詞:書法 

藝術名家

宗家順

宗家順

宗家順,字迦舜,號逸山,1955年生于江蘇鎮江。畢業于北京師范大 [詳細]

張天霖

張天霖

張天霖,浙江湖州人。湖州“愛心大使”,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南京軍 [詳細]

羅楊

羅楊

羅楊,1956年生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文化哲學專業研究生畢業,中 [詳細]

分享按鈕
竞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