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藝資訊藝術焦點 ›正文 中藝推薦

道·法·異·類——中國著名哲學藝術家張天霖

來源:中藝博雅 19-11-19 14:29 869點擊  

道·法·異·類——中國著名哲學藝術家張天霖

道·法·異·類

中國著名哲學藝術家張天霖

張天霖1953年生于浙江湖州。系湖州愛心大使,中國美協會員,南京軍區文藝創作室專業畫家,湖州師院客座教授,發明家。受教于宋玉麟、劉大為等老師。其作品清新、醇厚,力求博大恢弘的陽剛之氣和渾然天成的藝術風格。《生路》、《東海揚波》、《潮來潮往》等作品分別獲獎于全國美展;收藏于中宣部、中南海等國家機關。央視《文化正午》、《中國藝術家》等曾作專題介紹。錄制出版了《名家對話》、《名家講堂》、《中國當代繪畫范本-張天霖》等教學光盤和畫集。 2014年曾于湖州舉辦張天霖慈善義拍展",捐款90余萬。發明的"壁掛式萬能畫架"雙頭伸縮桿毛筆獲國家專利。2017年論文《道法異類》,以詳盡的史實、哲學的思辨,系統地闡述了宇宙運動與人類活動的基本原理而創建·類關系學《世界美術》、《世界知識畫報》、《中國文藝家》、《中國美術史》、《中國藝術》、國家名片》、《人物傳奇》、《領軍人才與創新發展》等刊物予以封面介紹。出版了《張天霖郵冊》、《中港澳國際新聞報》張天霖特刊、《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張天霖》(大紅袍)。中國網、中國國際科技促進會分別錄制了視頻專訪《道法異類·萬源之巔》道法異類·中國智慧》。2018年3月人民代表報“胸有千山飛點墨,心無旁騖出世塵”為題獻禮全國兩會。9月榮獲中央電視臺“德藝雙馨藝術家”稱號。10月為聯合國世界地理信息大會永久性會址創作作品《德清行》。


作品名稱《四海為家


道法異·類,乍一看,有點蹊蹺,有點張狂

蹊蹺”,“·是什么呀?

張狂,想挑戰道法自然乎?


·問題的蹊蹺與道法異類的張狂,

則源于當前認知問題、認知原理的迷茫與困惑,

即認知法則上的誤區,認知關系上的錯位

道法異類,正是在這樣的認知背景下不期而至。

是對道法自然,自然法什么

以及知道自然之必然之道的深度思考。

且在綜合了人類既有的智慧與成果的基礎上,

從異·類與辯證法三大規律的相互關系,

·類與科學技術、日常生活的必然關系,

·類與易、道、自然、陰陽的因果關系,

進行通俗、系統、客觀的詮釋與解碼。

而解碼的核心問題則在于異與類

解釋了異與類,也就解釋了道法異類


《現代漢語大詞典》對異類的基本定義是:

異類,不同種類。即特異的行為與不一樣的類型。

此異· 彼異類也。

本文所說的·,是異與類,即矛盾關系。

只不過目前還是一個一廂情愿“烏托邦”,

是一個需要認識與證明的對比、對立關系。


畢竟,作為認知的基本關系與比較法則問題,

是一個古老而現代,敏感又嚴謹的課題。

不僅僅是哲學問題,更是一個科學問題。

科學的意義在于對已知、未知的求證與探索。

哲學的意義在于對、真知的肯定與詮釋。

但不管是科學還是哲學,都需要實踐而證明。

實踐出真知,理論永遠是實踐的影子

·關系原本并不需要理論與證明

完全是人類乃至生靈最為本能的先天性意識。

之所以還要浪費筆墨與時間在這里扯淡

是因為數千年來,并沒有引起學術界的重視

由此則需要扯淡的理論來反思論證。

但無是扯淡還是理論,皆為存在的意識反映



作品名稱《生路


那么,存在是如何反映于意識的呢?

通俗的說,認知、知道,是如何知道的呢?

在此,不妨先看看東西方的先哲達人怎么說。


聞一言以貫萬物,謂之知道

此為管子對知道實質性解讀。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是老子對宇宙生成論,人類認識論之邏輯關系,

以及人、自然之相互關系的經典演繹。

至于知幾察微格物致知……

皆為華夏古典哲學的認知精髓。

而矛盾的對立統一,量變與質變,否定之否定,

以及一體兩面,一元論,兩分法,兩點論,

則為辯證法矛盾的三大規律等當代哲學的經典。

那么,既然有如此強大的學術背景

所謂的迷茫、困惑、誤區、錯位是什么呢?

比如:

一言,是什么

知道,是如何知道

知幾,是什么?察微,是什么?

格物,憑什么?致知,又如何而

矛盾對立統一規律,最大的矛盾體與對立關系?

量變與質變是如何而轉變的

否定之否定是憑什么原理而否定與肯定?

兩面”、“兩點”的實質是什么

兩分如何分?又是什么法?

先不說復雜的哲學問題,就日常現象如何回答?

比如:

餓了就想吃,渴了就想喝,困了就想睡。

生靈的共同特性,是如何反映于意識的呢?

一,二,三,四,五,是如何識別的呢?

昨天,今天,明天,后天,是如何區分的呢?

天空,太空,領空,高空,是如何認識的呢?

你為什么是你?就這么簡單的問題該如何回答?


當然,以現有的知識、修養和經驗,

每個人都可以做出這樣、那樣的回答。

需要提示的是:兩個字一個關系的回答。

即矛盾關系的哲學回答。如果沒有統一的回答,

則證明所謂的知道,只停留于經驗的表象知道,

而非管子知其道的本質知道。

也就是說,還沒有一個客觀、科學的矛盾關系,

即最大的對比對立關系和認知法則。


不是有陰陽嗎!陰陽關系和陰陽理論,

是個中國人,個不知道啊?


沒錯,只是陰陽“擔當”嗎?

是與不是,先不做評說,還是由事實來證明吧!

看看陰陽”如何回答?

比如

蒼蠅,經常在餐桌上停留,一伸手,閃了。

螞蟻,一直在地面上爬行,一跺腳,停了。

小鳥,喜歡在綠蔭下覓食,一開窗,飛了。

寶寶,習慣于媽媽的懷抱,一離開,哭了。

狼孩,本屬于人類的基因,一兩年,變了。

比如

分子,量子,原子,質子,中子,電子,中微子;

黑洞、白洞、蟲洞、風洞、物質反物質暗物質

存在,意識,時間,空間,思維、邏輯學、比較學;

科學哲學問題是如何認知認定的呢?。

就陰陽本身的字型與定義,是如何創制識別的呢?


無語了吧!如此常態性自然現象和科普常識,

陰陽回答不了,哲學回答不了,這就成大問題了

那么,問題在哪里呢?其實,都不是你我“錯”,

觀念”,關系。這一

錯過了一個大關系。這一,一誤數千年。


既然如此,何不換一種思維試試呢?

況且,這樣的關系意識始終伴隨在你我的身邊啊!

由于沒有這樣的關系概念而無以表達而已

而人類所有的知識、知道、智慧、神明,

由此而萌芽生根”、“開花結果

比如:

寶寶,在不同與相似的比較模仿中牙牙學語。

孩子,在這是什么那是什么的提問中識別認知。

你我,在這樣與那樣的對比抉擇中進退成敗。

法院,在“合法不合法”的對照、受理中審議判決。

哲學,是與不是判斷、推理中肯定否定。

科學,在“對與不對”的檢測秩序中成果成功。

同與不同是與不是、對與不對、這樣那樣

合法不合法、這是什么那是什么等等,

不正是我們習慣性的識別方法嗎?

不都是我們必須經歷的比較法則嗎?

不就是比較哲學定義嗎?

不就是”、“”的概念本義嗎?

漢語大詞典》對異與類的本義解讀是:

異,不同,分開……我們知道。

類,相似,集合……我們知道。

·類關系呢?不知道。

確實,要說異·關系,真有點兒別扭和蹊蹺。

不過,如果把上面的解讀過來再看看的話,

會不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了呢?

不同,分開,都熟悉吧!不就是么!

相似,集合,也熟悉吧!不就是么!

如此簡單且熟悉的應用關系與比較法則,

就因為沒有明確的關系概念,致使我們如此的被動。


如此,看出了關系概念的重要性了吧!

如此,看出了道法異類蹊蹺了吧!

蹊蹺就蹊蹺在本是矛盾關系“異與類”,

怎么會不是了呢?而同與不同是與不是

合法不合法,原本不是最大的對比關系,

為什么卻當作一個普遍性關系而實際應用呢?

奧秘就在于個性與共性本能與概念的區別上。

同與不同、是與不是、這樣那樣、合法不合法,

是無需理論而覺的個性化、通俗化的本能意識。

異與類,是共性化、抽象化、包容性的哲學概念。

概念的意義,即在于統一意識統一表達;

哲學的任務,就在于比較概念秩序關系

而哲學的問題,又在于太多的概念而無所適從。

少則得,多則惑。是以圣人抱一為天下式。

·類,作為存在與意識的必然性關系,

即為超乎陰陽“抱一”的“天下式”。

比如:

紅黃藍綠紫,是色彩色相

酸甜苦辣咸,是食物,味覺的

冷暖寒熱溫,是感覺,溫

鹵水點豆腐,是豆汁的,鹵水的

比如:

時間,是長度、時段的異與類。

空間,是廣度、維度的異與類。

蟲洞、風洞,是自然、人工的異與類。

黑洞、白洞,是吸收、引力的異與類。

白馬、黑馬,是公孫龍“白馬論”的異與類。

白貓、黑貓,是鄧小平“貓論”的異與類。


清清楚楚的回答,實實在在的道理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唾手可得的一個關系

為什么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用而不知了呢?

況且,不同與相同,這樣與那樣,是與不是等,

還僅僅是異與類的基本形式。

由于傳統文字一字多義,一字多用的文化特色,

包容了所有的存在與意識,方法與行為。

可謂無處不在,無所不及,無所不能唉!



作品名稱《程橋綠水酒仙家


那么,異與類的關系意識是如何而來的呢?

存在決定意識。就是說,

存在的同與不同決定了意識的同與不同;

意識的同與不同決定了異與類的關系意識。

比如:

地球自轉,月球繞地球公轉。

地球、月球又繞太陽公轉,太陽本身也在運動。

天體相同的運動規律與不同的表現形式,

成就了同或不同的物質與異與類的形態。

正因為客體異與類的運動形式;

正因為主體異與類的比較意識。

客體在異與類的秩序下成就了宇宙;

主體在異與類的比較中認識了自然。

宇宙與自然,比較與秩序,即異·類關系而作為。

試問,如果離開了異與類的矛盾運動與比較法則,

存在與意識,自然與人類,還能有何作為?

回顧人生,

哺乳育兒入托擇校工作戀愛婚姻……

傷痛、就醫、盡孝養老送終刻碑掃墓……

放眼科技,

火藥炸藥子彈炸彈、炮彈、導彈原子彈……

飛機飛船火箭衛星、天宮、天眼空間站……

從人生百態、風土人情到軍工科研、世界格局

有多少同與不同,這樣那樣的選擇比較啊!

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沒有比較就無以秩序。

而所有的比較與秩序,即異與類的比較與秩序。

由此,

伏羲比較了一劃,秩序了太極八卦

女媧比較了生態,秩序了男人女人

織女比較了野草,秩序了結繩記事

倉頡比較了筆劃,秩序了文字定義

燧人氏比較了方法,秩序了鉆木

老子比較了天地,秩序了道德經

孔子比較了人性,秩序了論語”“中庸

秦始皇比較了實力,秩序了中國

漢武帝比較了學術,秩序了儒術

祖沖之比較了數字,秩序了圓周率

蔡倫比較了亂麻,秩序了造紙術

歐道克薩斯比較了線段,秩序了黃金分割率

埃拉托色尼比較了投影,秩序了地球理論

傅科比較了擺動,秩序了地球自轉論

尼爾庫斯比較了溫度,秩序了赤道線

牛頓比較了蘋果,秩序了萬有引力

愛因斯坦比較了物理,秩序了相對論

小學生比較了口型,秩序了b p m f

馬云比較了市場,秩序了互聯網+

國家比較了語言,秩序了普通話


人類如此,動物亦如此。

燕子比較了人家,秩序了燕窩

大雁比較了協同,秩序了隊形

鸚鵡比較了音頻,秩序了人話

猴子比較了神態,秩序的人模人樣



作品名稱《碧海長天


那么,比較法則與秩序原理又是如何而來的呢?

哲學定義,異·類本體,生靈本能,人類天分。

所謂哲學定義。

(百科)對比較的定義是:

辨別事物的相同屬性異同或高低。

介詞,用來比較性狀和程度的差別。

副詞,表示具有一定程度。

比較是經常使用的一種科學方法,

它既要研究事物之間的共同點,

又要分析事物之間的不同點。在化學研究中,

常常要根據實驗的異同來尋求科學的結”。

所謂·本體。

·類概念的本義,決定了比較的實質性意義:

一個目的,找差異兩種結果,不同與相同

不同,即;相同,即

所謂生靈本能。

蒼蠅,是因為身影的而驚動了氛圍的

小鳥,是因為聲響的而打破了環境的

寶寶,是因為生疏的而熟悉了媽媽的

狼孩,是因為生態而改變了基因的

所謂人類天分。

人類是自然精靈的高級物種,求知欲與表現欲,

敏感度與認知度,即為與生俱來的天性。

比較與秩序,則成為人類日常的斗智游戲

人類熱衷于斗智游戲的娛樂快感;

人生糾結于斗智游戲的神奇叵測;

人們終其一生忙碌于異與類的斗智游戲

比如:

撲克麻將,是組牌,出牌,歸0好勝游戲

請客吃飯,是敬酒,客套,恭維的社交游戲

科學技術,是程序,材質,力學的物理游戲

哲學學術,是內涵,外延,邏輯的概念游戲

熊市牛市,是漲停,跌停,清倉的賭博游戲

測字算命,是生辰,八字,命數的推理游戲

加息降息,是美聯儲玩弄于世界的金融游戲

自由航行,是守成大國展示實力的軍事游戲



作品名稱《大戶人家


那么,為什么一定是異與類,不可以異與同呢?

從哲學常識來說

世界上既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也沒有相同的蘋果

所謂的同,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

比如兩個蘋果。從屬性上同為蘋果

若從大小、形態、色澤、品味、品牌上來比較,

存在諸多的不同

從概念外延來說

同,具有局限性,格局小。

類,具有概括性、兼容性和廣泛性,格局大。

不能包括,而可以包括

如此,同與異,不宜成為最大的對比、對立關系。


事物出于比較,成果源于秩序;

心象超乎萬象,萬法歸乎心法;

天性反映意識,原理決定道理;

意識在靈魂深處,道理在異類之中


本體特點來說

異,不同,分開,奇特如異象、異味、異音等

類,相似,集合,類聚如類型、類別、類推等

即主體對客體的敏感。即主觀客觀的識別。

從性格特征來說

異與類之所以能引起生靈的敏感反應,

就在于異與類概念自身的性格特點。

異,顯現,活躍。體現的是局部、雜亂和變化。

類,隱匿,和諧。體現的是整體、秩序和統一。

比如將一粒芝麻放在一盤芝麻中,就很難找回

若把它放在一碗米中,因為而一目了然。

從互比關系來說

異,是的分開;類,是的集合。

異的重復、積聚,則成為

類的變易、化生,則升華至又一個

沒有異就無所謂類,沒有類也無所謂異。

異與類,相比較而存在,相互動而轉換,

相生發而發展。

主體意識來說

比如:羽毛相同的鳥,自然會聚在一起

亞里士多德

若以中國式的語言,即“物以類聚”。

比如:收拾餐具,整理書架,即“分門別類”。

大盤子小盤子、碗條羹、酒杯、茶杯……

語文、數學、物理、化學、自然、哲學、藝術……

予以識別、區分而類聚、歸類

是一個自然性的生命課題和自覺性的組合法則

無需理論而無師自通唉!

只不過我們注重于歸類,而忽視了別異

若沒有先期的意識敏感與“別異”過程

又怎么會有后期的識別而會聚歸類呢?

別異類,異類互比,原本密不可分。

是隨著主體對客體的關注度而轉移。

是主觀對客觀的意識優先而反映。

是同一時空、同一目的的兩種不同意識。

從實際功效來說

異與類,除了比較的常態性,其分開、集合的特征,

且具有主體的主觀能動性、敏感度和洞察力。

從相同之處找出不同,類中求異,可謂聰明。

從不同之處看出相同,異中求類,可謂智慧。

若能從由異而類,由類而異的運動轉換中,

見人所不見,知人所不知,是謂神明。

聰明、智慧與神明,即源于對異與類的敏感度

一個眼神,一根發絲,一個信息,一個靈感等,

亦可成為一種默契、證據、決策的行為原則。

誰先敏感與覺悟,誰就掌握先機,掌握主導權。

需要出奇求變則用于”(廣島原子彈)

需要隱蔽偽裝則用于”(諾曼底登陸)。

毛澤東在重重圍困的艱難困境中,分析了蔣介石,

及蔣介石與劉湘的性格與利益的同與不同

從而重返遵義,四渡赤水,取得了戰略主動權。



作品名稱《將進酒


天,是異·類的天;

地,是異·類的地;

道,是異·類的道;

人,是異·類的人。

人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社會有多少誘惑,人生就有多少疑惑。

人生之,就是·類之路

人文之,就是·類之道

松鼠有松鼠的小道道,小馬有小馬的大道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

行與不行,對與不對,是與不是,

就在一樣與不一樣的體驗中。

或進或退,或得或失,或成或敗。

就在這樣與那樣的一瞬間。

大路朝天,路,都由自己的自性而自在;

大道無痕,道,卻在為什么中而自覺。

而關鍵,即在于有沒有屬于你自己的

而答案,永遠是在異與類的敏感比較中。

動物敏感了

小馬過河,憑的是自身勇氣。

大雁南飛,活的是自我情懷。

烏鴉喝水,靠的是自主智慧。

春蠶吐絲,完全是自然心性。

作繭自縛,只屬于生命的過程;

破繭化蝶,方才是生命的全部。

科學家敏感了

火星、金星的冷熱溫差,地球、月球的自轉公轉;

黑洞、蟲洞、量子、石油、可燃冰的探索發現;

天眼、天宮、嫦娥、北斗、納米、基因、克隆、

機器人、空間站、動能武器人造太陽的科技成果。

哲學家敏感了

“四書類”、“春秋類”、“孝經類”、“正史類”、

“小學類”、“匯編類”、“編年類”、“傳記類”、

“地理類”、“藝術類”、“兵家類”、“雜家類”……

藝術家敏感了

音樂家,快快慢慢的倒騰而秩序了一曲曲樂章;美術家,黒黒白白的涂鴉而秩序了一幅幅佳作;

舞蹈家,上上下下的而秩序了一場場舞會;

建筑師,勾勾搭搭的“編織”而秩序了一幢幢大廈;

而詩人,平平仄仄的節奏而秩序了一首首詩詞;而作家,真真假假的幻想而秩序了一個個故事。

政治家敏感了

希特勒曾經的敏感,妄想稱霸世界。

小日本曾經的敏感,妄圖獨占中華。

杜魯門的敏感,兩個小男孩格局了世界。

蔣介石的敏感,攘外必先安內而終老孤島。

毛澤東的敏感,

槍桿子里面出政權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三個世界十大關系”而創建新中國。

鄧小平的敏感,

改革開放,一國兩制,構想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而黨中央的集體敏感,

一帶一路中國夢妙繪宏偉藍圖……

由此,

物質由異·類而運動;意識由異·類而敏感;

問題由異·類而生發;方法由異·類而選擇

萬物由異·類而始終;萬事由異·類而因果

概念由異·類而秩序自然由異·類而必然。


異與類,如此敏感的兩個基本概念;

異與類,如此重要的一個矛盾關系;

異與類,如此科學的認知原理和比較法則;

居然淪落到如此不堪的無奈境地。

惑也,嘆也,悲也。

反觀“曾經”的陰陽學說與認知理念,

一方面把陰陽捧到至高無上的認知神臺”,

一方面又在”“兩分”“兩點中徘徊

既肯定不同,分開;相似,集合。

又肯定比較實質,在于共同點不同點

無視異與類的矛盾存在

理論上,宣揚的是陰陽的認知理念;

實踐中,運用的是·的比較法則。

而哲學的三大規律與兩面”“兩分兩點

又沒有一個對立而統一的矛盾關系。

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各行其是,

致使在關鍵的交會點上,無以相應的對接

從而造成了認知道路的不通暢。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自以為是,

促成了多方面的認識誤區和關系錯位

從而造成了認知大廈的實質性縫隙

從而形成了哲學認知的關系真空

如此奇葩的認知怪圈,能運轉數千年,

居然沒有受到任何的質疑與反思。

《十萬個為什么》,就是不問問這是為什么

怪哉!捧著金碗去要飯打著燈籠找燈籠

聽起來著實有點兒荒唐。而現實的“一幕”

不正是一出愚人節鬧劇的歷史翻版嗎?



作品名稱《海納百川


道常在而人不常知,法常用而不知其理。

認知,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接力賽

縱觀人類的認知史,上下五千年,東西兩重天。

共同的特點即有神論無神論轉化;

樸素唯主義辯證唯物主義”進步

就當代文明來說,成果頗豐、成績斐然。

哲學、科學、法學、美學、社會學、陰陽學……

行行都是學問,條條都有道理。

為什么有道、有理、有經驗,一碰到具體問題,

還是茫然抓狂了呢?

正所謂百姓日用而不知(孔子)。

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對之本體規律,

即既有的·類關系之麻木無視。

致使認知問題的最后一層窗戶紙未被捅破;

致使認知關系的紅蓋頭一直沒有掀開。

各行其道,成為個體智慧與經驗的產物;

自以為然,無以表達傳授統一概念。

從而成就了傳統文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無奈經典。

二十多年前,本于藝術實踐,

一張白紙如何出形,出景,出空間的原理問題”,

突發其想,偶有所得而關注于·關系。

且以此關系意識主導于藝術實踐。

六年前,拙文《以道入藝,以心化跡》

《以異類的名義透視藝術之道》相繼發表,

得到了社會的關注,由此激發了“思想”的熱度。

細細品味,異與類的關系問題之所以懸而未決

一是宇宙的變幻莫測與社會的人心叵測。

二是個體的興趣點、敏感度的同與不同

由此造成了認知形制的多樣性,認知問題的復雜化。

為從根本上捋清異·類與各學科間的“體用”關系,

即以圖譜的形式,予以整體通覽演繹證明。



作品名稱《靠山人家


原理圖譜,對照解讀。

形制 本質 特點 特征 原理 特性

物質存在。(規律)化。運動。物理。客觀性

生靈意識。(規律)覺。敏感。生理。先天性

周易思維。(規律)易。預測。義理。變通性

先秦學術。(規律)。求。道理。自覺性

道家思想。(規律)道。通達。真理。多樣性

自然科學。(規律)體。邏輯。至理。證明性

科學技術。(規律)用。秩序。數理。必然性

哲學觀念。(規律)智。辯證。釋理。取向性

陰陽理論。(規律)玄。演繹。推理。主觀性

異類定律。(規律)度。互比。綱理。因果性

如圖所示:所有形制,統屬規律范疇。

皆為自然界固有的存在形式。

亦為學術界既有的認知模式。

若以老子的認識論,即同出而異名

所謂同,共同點。即彼與此皆為規律。

所謂異,不同點。即此原理彼原理

關鍵在于特點、特征、特性的同而不同”;

關注點關照面、關注度“異·類”區別

各為其表,殊途同歸而“見仁見智”矣。

就像同一部《紅樓夢》,用魯迅的話來說:

道學家看到了淫,經學家看到了易,

才子佳人看到了纏綿,革命家看到了排滿,

流言家看到了宮闈秘事

如圖所示,所有規律,統屬·定律。

·互比綱理的特點特征和特性,

具有比較性、因果性主觀能動性。

尤其是”。除了表示程度、法度、力度、尺度、

廣度、深度、清晰度、精確度、敏感度、關注度、

認知度的度數、度量還具有度人”、“度事

的揣度、籌謀、開拓想象力

凡事都有度既是無常性,又有規定性。

“度”的應用性、廣泛性、微妙性、差異性,

即異·類比較的臨界點,為人生最難把控的

而把控的唯一法門,即異類間平衡與拿捏

如此,·類除了自身度、比較的個性化特征

并涵蓋了易、道、自然、陰陽、科技等共性化特點

且作為全天候的互比定律與因果關系,

“名不見經傳”卻“普潤萬物、惠澤天下矣!

因此,但凡有存在、意識,但凡有方法、行為

就自然進入到異與類的關系軌道


比如“道”

道,是一個極為廣泛且難于“把玩”的哲學概念。

說復雜,“道可道,非常道”的多樣性。

說簡單,“此點”至“彼點”的必然性。

“道”的本體論、生成論、認識論、方法論,

等多重特征,本身即為“同與不同”的概念區分,

且成為物質運動與人類認知的特殊形式。

”,作為最大的哲學概念范疇了異與類

異與類,則范疇了陰陽、天地、物質、精神……

物質,范疇了生物、器物、反物質、暗物質……

精神,范疇了思維、思想、觀念、理念、邏輯……

而天道、地道、人道、知道、藝道、門道的概念,

則為道之“屬概念”的“種概念”,亦即范疇。

概念與范疇,屬概念與種概念,以此類推

隨著主體的關注度而互為轉換無限循環。

世界是概念的世界,哲學是概念的哲學。

世界與哲學,概念與范疇,即“關系學”

就老子的《道德經》而言,

亦滿滿的“異·類”意識與辯證思維。

道可道”,此道非彼道”,即名詞動詞的差異性。

非常道”之非常性、特殊性、多樣性

“有無相生、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

有無、長短、高下、音聲,即“異”的對比特性。

“相”的排比應用,即“類”的類比特點。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

“道”的認識認定來說,即為思想觀念的“異”。

”的文字選擇來說,即為通達規律的“類”。

萬物負陰而抱陽”、“一陰一陽之謂道”來說,

無論是文字創制,還是學術理念、互為關系,

本身就需要進行“同與不同”的識別比較后,

才能成就“陰與陽”的文字,“陰與陽”的學說唉!

如此,學說與意識,才能與本能,有時候并不協調,

時不時就會出現“言不由衷”的自相矛盾,

且透露出靈魂深處“同而不同”的意識本能。

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我獨異于人”。尤其是同出而異名的至理名言,

包括《管子》中“異起而同歸同異分官”;

《禮記》中“別同異,明是非”

《淮南子》“通同異之理”、“知生類之眾”

“別同異之跡”等思想學術。同與異”的對應意識,

正是“異與類”的關系形式。


比如“知道”

知道,是一個古老而現代、通俗而神秘的話題。

先哲達人論知道,學者專家談知道,小孩子都知道

知幾、知常、知行、知止、知人、知足、知道……

至于是否真知道,又如何知道?只有“天知道”唉!

老子五千字的《道德經》,其中就用了46”。

相比于陰陽的“一面之交”,充其量為“小菜一碟”,

道、德、知,才是其實實在在的“大盤硬菜”。

盡管如此,不過對于如何而“知”的實質性問題,

到底是吾等的困而不知,還是其道而不明

終究是“似”的“不知知”而一頭霧水

究其原因,即在于對“道”與“知”的成因,

“法”與“度”的關系;“法度”與“知道”的紐帶,

即異·類的關系意識,由于沒有明確的關系概念,

而缺乏認識、行為與表達、傳授的概念支撐。

“玄之又玄”的“非常道”,撲朔迷離的陰陽學說,

又為“道與知道”,抹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實質上,知道的重點則在于分辨“道”與“知”,

“法”與“度”以及“法度”與“知道”的關系。

道者,乃無序而有序的“秩序性”。

“道”是一種客觀存在,與“知”本身沒有關系。

“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見于天象者,天道也;見于地形者,地道也;

見于世間者,世道也;見于人心者,人道也。

知者,乃主體對客體的“感知力”。

“知”是一種主觀意識,且與“道”關系密切。

現于生靈者,食道也;現于溝通者,渠道也;

現于交通者,通道也;現于流通者,管道也;

現于行業者,門道也;現于兵家者,詭道也;

現于武器者,彈道也;現于認知者,知道也……

法者,乃實踐運用的“比較法”。

用于做事者,方法也;用于做工者,技法也;

用于技巧者,手法也;用于心智者,心法也……

度者,乃實際效果的“把控度”。

顯于單位者,度數、度量、長度、寬度、高度也;

顯于謀劃者,度人、度事、度勢也;

顯于程度者,尺度、力度、溫度、精度、速度……

其互為關系即:

法以物是,度以心控;心物相通,法度相達。

是以通達而成道,是以得道而至知,是以至知而至理。

由法而度,由度而道,由道而知,由知而知道也。

知道者,如是也。而至“知道”者,“異·類”也。

其基本原理即:

法,由異·類的比較而“方法”(這樣那樣)。

度,由異·類的把控而“程度”(同與不同)。

物,由異·類的秩序而“物化”(行與不行)。

心,由異·類的意識而“心知”(是與不是)。

“法”是“物”之法,“度”是“心”之度;

“物”是“心”之物,“心”是“物”之心。

心物與法度、比較與把控、意識與秩序、道與知,

相互對應,互為表里;辯證通變,熟練運用,

是謂“知其道”也。

而能把“知與道”說明白了,即為“道理”也。


比如上網:

是由網站、網址、密碼、登陸、郵箱、收件、

發件、附件、文檔、圖片、發送等程序與秩序,

才能完成。若有一個環節“不對”就無法通達。


比如導彈:

就導彈攔截一事浩瀚太空,相隔千里的兩個導彈,

既然能進行針尖對麥芒式的相互對撞,

需要多少“同與不同”的數據運算技術支撐啊!

稍有差池,就因為“對不上”而前功盡棄唉!

不對、對不上,是謂異,即背離了“法之道”。

通達、對上了,是為類,即掌握了“度之道”。

而所謂的“通達”與“法度”,“知道”與“道理”;

又如何能與“不相干”的異·類,“撇清”關系呢?

就最近披露的學術造假來說:

早于傳世本的郭店版《道德經》,根本就沒有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說。

其中的“絕偽棄慮”,竟被篡改為“絕仁棄義”,

成為道儒兩家,兩千年“口水仗”的歷史源頭。

而已經失傳的《太一生水》的“水源說”,

又與道家的“氣源說”完全相左。

這種對學術造假的識別,學術觀念的相左,

不都在“有與沒有”,“對與不對”的對照互比,

“同而不同”的異·類比較中而“知道”的嗎?

愛因斯坦為什么如此聰明的問題

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的人類學家迪恩福爾克,

大腦進行了解剖分析(網絡視頻)。

研究發現,其大腦皮層與常人就是不一樣”。

具有非同尋常的前額葉皮質。而這個部分的功能,

就是進行高級的認知活動(如記憶、想象力等)。

而有關宇宙的生命問題。

一個太陽系,為什么唯有地球存在著生命體呢?

高科技顯示相同的星球,是因為物質溫度

資源、氣場的條件不同”。

如此,“相同”與“不同”,“比較”與“對照”等,

即為“存在與意識”,“法與度”、“道與知道”,

最為原始的自然法則、認知關系和思想武器。

異與類,則為“經典”的哲學抽象“兩極分化”


作品名稱《吞吐八荒


比如“周易”

周易》即《易經》,原本獨立。經孔門弟子,

對經文的注解和對筮占原理、功用的論述后,

史稱《易傳》而分為《經》與《傳》兩個部分。

《經》由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組成。

《傳》包含《文言》《彖傳》《系辭》等《十翼》,

統稱《周易》。《周易》已非彼《周易》唉!

看似一個概念范疇的小問題,實質上,

是一個意識原理,文化源頭,哲學根基的大問題

不排除其中別有用心、移花接木的階級烙印。

個中緣由,即在于:

《周易》原本沒有道、陰陽、太極、八卦等說詞

而講陰陽、太極的是受道家與陰陽家影響的《傳》。

那么,道、陰陽的學術依據從何而來的呢?

得有個說法吧!于是就上了《周易》大款

“你是誰不重要,和誰在一起很重要”。于是乎,

人更三圣,世歷三古。(伏羲、文王與孔子)。

被譽為大道之源”、群經之首設教之書

而登堂入室,名垂青史唉!

而這天衣無縫的嫁接縱然精心而縝密,

實際上,還是暴露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即:

說《易經》即《周易》,是因為出于周朝周文王

說《易傳》即《周易》,即無厘頭的以訛傳訛。

除了“貓膩”,就是“無知”唉!試想:

既然連三圣之一的周文王都沒有陰陽概念

兩千年前伏羲一劃開天、太極、八卦的陰陽意識,

又到底是從何而來的呢?就算有,

又到底是以什么樣的認識原理而識別創制呢?

要知道,一劃可不是自然的產物。

客觀的說,

天地、日月、星辰、風雨的異·類存在與運動,

反映了陰陽、黑白、高低、大小、上下、左右,

以及赤橙黃紅青藍紫的·”形態與色彩,

山南山北即陰即陽的本義即由此而來。

一劃,即伏羲對大地的比較與的敏感,

整合、秩序了太極、八卦,且賦予了陰陽內涵

沒有對萬事萬物同與不同的意識優先,

沒有對一二三異與類的數理比較與區分思辨,

又如何能創造編織出如此嚴謹且多變的圖形呢?

又如何有周文王深邃的精神理念和思維模式呢?

思維是意識的升華,是·類通變的高級形式。

而《周易》的思維特點,源于蜥蜴易變的原理

其預測變通性,思維的辯證性,原本樸素而單純。

就《易傳》本身來說,同樣具有異與類的關系意識。

古之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

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

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

萬物之情。《易·系辭下》的這段話,

俯仰、象法、天地、鳥獸、遠近、身物等對應概念,

即為別異的對比意識;而以類萬物

分類”、“比類”、“歸類”的歸納法則。

這與其原本的陰陽理念沒有半毛錢關系啊!

陰陽學說時而清晰,時而迷惑的矛盾現象,

以及《易傳》《周易》的相互混淆相提并論,

由于有悖于異·類定律的“綱”而更趨復雜化

從而失去了《周易》思維應有的本色與本真

難怪科學家李約瑟、楊振寧曾經斷言:

《周易》思維,影響了科學思維在中國的發展。

正不正確姑且不說,作為觀點難免存在著傾向性

但至少論證了一個最為基本的事實,即:

人類,可不依賴陰陽而發現發明認知創造。

人生,若沒有異·類意識就等同于植物人


比如“陰陽”

陰陽,本屬于道的范疇,亦為道的特殊形式。

陰陽關系,作為矛盾關系亦具有客觀性。

陰陽理念,作為古典哲學且具有應用性。

而肯定陰陽關系與陰陽理念,

不等于肯定陰陽的認識原理。

關系、理念是一回事,原理、法則是另一回事。

把陰陽當作認知最大關系則本末倒置唉!



作品名稱《觀滄海


就實際認知而言:

顯微鏡下,是細胞的同與不同,還是陰與陽?

作文題中,是標點的一樣不一樣還是陰與陽?

戀愛婚姻,是感情的合適不合適還是陰與陽?

科研項目,是方法的這樣那樣,還是陰與陽?

麻油醬油,包子餃子,血壓血糖,陰性陽性……

公雞母雞,大米納米,炮彈導彈,泥土稀土……

如此常識性的概念,到底是以異與類

還是以陰與陽的原理而識別區分的呢?

就男娃還是女娃,在尚未確認帶不帶之前,

能分辨清楚嗎?袁天罡如此高深的陰陽相師,

在武則天面前且看走了眼,更何況黎民百姓乎?

就現實狀況而言:

陰陽者不求證明,實踐者不講陰陽。

陰陽與科學,從來沒有交匯點;

學說與實踐,永遠隔著兩重山。

陰陽瞞天過海”“鳩占鵲巢”棄異·類而代之,

就好比只看到大樹、枝丫、果實而看不到

就如同只看到成長、成功、成就而忘記了“娘”。

從而造成了認知關系的誤區、錯位與怪圈

說白了,陰陽猶如披在異·類身上的外衣

本質上是依附于異·類而光鮮

·類與陰陽,即皮與毛體與用的關系。

離開了異·類先天性的關系敏感,意識無以意識,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又何為陰陽乎?

陰陽的核心問題,

即糾結于是陰是陽形式理念認識定性

排斥了識別區分中異·類的能動性與認識過程。

以偏概全“越俎代庖”。一句話,

即以異·類的方法論反映陰陽的認識

由此混淆了

原理與推理、本能與念、客觀與主觀、

廣義與狹義、先天與后天、人性與人為

識與知法與理根與木體與用

本義與引申義,等先后秩序與因果關系。

更何況陰陽還僅僅是中國人的思維模式,

西方人不講陰陽,認知發現發明創造……

就中國人本身而言,又有多少人懂得陰陽呢?

不同樣也在發現發明,認知知道嗎?

僅此一點,“陰陽學家”又該作如何的解釋呢?

由此,

認識原理本不是陰陽本義,而是異·類的本分。

此二者關系原本涇渭分明各自為政

卻因為政治需要而偷換概念混為一談

陰陽學說本身而言,問題尚不明顯。

一旦放在實踐認知的“大舞臺”,問題就大了。

為什么很多問題,陰陽無法解釋,原因即在于此。

從而造成道者玄之又玄,聞者云里霧里

終究落下了牽強附會難圓其說的詬病。

實質上,不是聽不明白,而是說不明白

而說不明白,就在于排斥了生靈固有的原始意識,

強化了由皇權包裝而強奸民意的馭民術”,

成為一種自以為是,欺人又自欺的無聊游戲

從老子古之善用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以及“絕仁棄義”、“絕學無憂”的“四絕三棄”,

孔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中不難看出,

認知,對于封建統治集團來說即為莫大的政治。

陰陽,被作為一種統治工具精神枷鎖予以利用。

而自己“學富五車”,卻要他人“絕學”、“棄知”,

如此“反人性”的思想謬論及對靈魂桎梏,

歷史上的中西方文化,實為一脈相承。

被稱為古希臘哲學之父的蘇格拉底,

就因為崇尚真理而殉道于神的旨意


比如“哲學”

哲學,即心性與物性的互為關系學。

體性、悟道、究理,是為人類認知的“三駕馬車”。

亦即“人”對于宇宙運動、社會活動的認識態度。

而這樣的認識,又離不開生靈的原始性意識。

而所謂的原始性,即對“異與類”的敏感性。

否則,又如何有哲學的概念和辯證法的思維呢?

哲學史告訴我們物質是運動的物質。

辯證法告訴我們矛盾的對立統一。

既然是運動,必然有運動原理;

既然是矛盾,必然有矛盾關系:

既然是對立,必然有對立法則。

毛澤東作為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者和領導者,

排除了教條主義而結合了中國革命的實際,

創造性的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理論思想和辯證思維

其《實踐論》中由此及彼,由表及里”;

《矛盾論》中矛盾的普遍性與特殊性

從意識的本體而言,即由異而類,由類而異

類中有異,異中有類的辯證典范與認識真諦。

“雪藏”了近十年的《沁園春雪》,

能在“重慶談判”的特定時空而“隨意”的首發,

看似“無意插柳”的“順其自然”,其中的著力點、

關節點和智慧點,即在于對·類意識敏感度

而這樣的敏感度、智慧點、感知力、比較法,

可以追溯至年少時的“詠蛙”,年輕時的“心之力”,

中年時的“論持久戰”和晚年時的“乒乓外交”。

而其個人魅力,竟然使“被接見”的田中角榮,

興奮得鼻孔流血。這種超乎尋常的“特異現象”,

雖然并非哲學,卻正是哲學必須關注的意識起點、

情性原點和關系焦點。如此,

·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的原發性和因果性,

既是自然的必然關系,又是必然的形式機制。

為認識論、方法論、實踐論的思想基石

盡管上不了思想臺面,又入不了哲學法眼

簡單的沒有道理,平凡的霸道天下

沒有道理霸道天下,就是大道真理



作品名稱《大風歌


比如“自然”

日出日落是地球自轉而顯現于晝夜的自然;

春夏秋冬,是地球公轉而反映于溫差的自然;

黑洞、白洞、蟲洞,是天體運動自然

高山大海、地震海嘯,是地殼運動自然”。

所有的自然即為科學家必然性的探索證明。

而證明的應用法則,即在這樣那樣的選擇,

同與不同的比較,是與不是的認定中。

同理,就宇宙的起源問題來說,

以老子的認識論,即有生于無

以佛學的解釋,即為自性、自在的緣起論

以哲學的認識,即為自然

而當代科學家則提出了奇點論

同樣的宇宙,即有不同的宇宙觀認識論

至于如何看待這個奇點”,一個視頻,

也許就能解釋了個中“奧妙”。

鏡頭由人體開始,草坪、城市、國家、地球、

太陽系、宇宙、太空、外太空……無限放大。

回人體,至臉龐、眼睛、瞳孔、網膜、

分子、原子、質子……無限縮小。

以當代科技的視覺語言,展示了由于視角的不同,

所帶來的視覺空間與視覺焦點的不同感受

正與異·類關系的互比定律轉換特性不謀而合。

比如與虛無的太空相比,

奇點就是一個,太空即為“類”

星球地球地球國家、國家城市,則互為轉換也。

從這個意義上來,所謂的奇點

還僅僅是一種假設,而不是自然運動認知法則、

矛盾關系與原始動能的本體研究,

且生發出更多的認知問題奇點”從何而來?

由什么質量構成?由什么能量開始

這可是個無休止的課題。實質上,

不僅道、自然在運動變化,認知觀念也在變之中。

而對最為基礎的矛盾關系,卻沒有統一的哲學定義。

此問題一天得不到解決,就有一天的困擾與迷惑。

我們·的關系意識來看待世界的話,

就不難發現,一切皆在異·類的掌控之中。

比如“道法自然”

道,規律,定理,亦即自然。

法,遵循,效仿,源于,從屬。

百度釋義:道,自然也。自然即是道

既然如此,自然除了說明二者的從屬關系,

“認知”本身來說,又還有多少的實質性意義呢?

只是在三千年前,能有這樣的思想認識,

著實也是一種了不起的智慧了。

但是,若把他作為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而信奉,

似乎成了一個道法道”的“概念游戲”耶!

事實上,”與“自然

“人性”反映于“物性”的哲學定義和抽象概念;

同一屬性不同的觀照---“認識觀”。

而所謂的“法”,本是矛盾關系、比較法則的“法”。

“道”、“自然”本身,既非矛盾關系、運動原理

又非意識本能、比較法則

更非“誰作用于誰”的動能基礎、生成因果。

如此,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看似的因果關系,其實并沒有必然的邏輯性。

,既能法地,就不能法天、法道、法自然嗎?

道,“法自然”,那么,自然“法什么”呢?

畢竟,自然并非“無緣無故”的“自然”。

說自然,是相對于事物的外在形式而言。

說必然,是相對于事物的內在聯系而言。

科學家的所有努力,不正是“從無序中梳理有序”,

“從自然中肯定必然”的“知道”回答嗎?

如此才會有“衛星上天”、“導彈落地”的奇妙精彩。

而所有的“奇妙”、“精彩”,以及“道”、“自然”,

之通達、邏輯和多樣性、證明性的特征特性,

原本即為異與類的關系而“必然”。

·類關系的必然性,

除了“認識觀”、“矛盾體”、“方法論”以外,

更在于主觀能動性。以及與“道”、陰陽、自然”,

“一體兩面”的因果性和“一手兩面”的形式性。

若以形象的比喻來說,

一體即兩面,即·陰陽”;

一手即抓手”;兩面,即手心手背觸點”。

而兩面的·陰陽,雖同為矛盾關系,

由于功能性能的不同且具有主與次的區

·觸及事物而知覺的一面,手心”;

陰陽間接協同而感覺的一面,手背

手抓物接觸的是手心看到的卻是手背

·內斂的隱匿性,陰陽外露的顯現性,

造成了只見陰陽不見異·類的客觀性

而統治者根深蒂固的“唯我論”和“人治化”,

正需要“玄之又玄”的陰陽理論而“維系”也。

若以一般的認識規律而言,

見者謂之“自然”;不見者謂之“道”也。

“道”與“自然”、“異·類”與“陰陽”如此而已。

陰陽授人以魚,告訴的是什么?(認識觀念)

異類授人以漁,告訴如何是?(認知法則)

道、陰陽”,亦為異·類之”也!

·即為“道、自然、陰陽之樹”的“慧根”。

由此,是科學,是真理。

道法自然,規律法規律, 無異于左手握右手

道法異類,此規律非彼規律,男人女人

道法自然,無非是緣木求魚無用功”;

道法異類,實在是“天公作美”“造物主”



作品名稱《深溝一瀉滿灘珠


比如“學術”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異與類的關系意識,至先秦,已然成型

其基本特點和思想核心即為“真”

,則具有超乎陰陽而求是的自覺性。

如果說,以上還僅僅是自我的一管之見

不足為訓。那么,諸子百家的學術思想,

該不該引以為訓呢?兼聽則明么!

畢竟,中華文化不只是老子與孔子。

《尚書》中就有別生分類記載。

,即為的近義詞。古人認知有限,

對尚未認識的事物,《山海經》即用異物

異形異樣來表述,只是用字不同。

《墨子》為思想家、哲學家、科學家墨子的巨作。

分別記錄了對異與類的關系問題,

進行了深入的研究與定義。殊類異故

是其對認知原理的高度概括。

《說文解字》東漢許慎的杰作其序文中,

分理別異,依類象形則概括了倉頡的造字原則,

成為后世學術界的普遍共識而流傳。

《周易略例·明爻通變》是王弼對《周易》的解讀,

睽而知其類,異而知其通為其概括之精論

《黃帝內經》,一本以陰陽理念為核心的醫學巨作,

在對生理,病理,藥理,醫理的識別認定中,

別異比類居然成為其終極的認知法則。

·的關系意識最具代表性的完整表達。

《淮南子》莊子,公孫龍,裴松之……

對事物的識別區分,都有異與類具體表述

雖然沒有完整關系詞組,卻在其哲學思辨中,

彰顯無疑。

不知其與是類乎?其與是不類乎?類與不類,

相與為,則與彼無以矣。《莊子·齊物論》

“羊與牛唯異,羊有齒,牛無齒,而牛之非羊也,

羊之非牛也,未可。是不俱有而或類

《公孫龍·通變論 》。

科學,在發現再發現中升華,

哲學,在否定之否定中循環。

以往的權威只是曾經,今后的權威還曾經

“絕仁棄義”、“水源論”、“氣源論”、“生成論”、

進化論”、“奇點論”,即為曾經范。

而發現發明肯定否定的異·關系沒有曾經”。

至于先秦學術、史前文明、動物本能的異·類意識,

更是“無法謙虛”。

近日,曾經看到了兩個極為珍貴的視頻。

一是“麻雀神話”。

2017·7·24,浙江義烏高溫達41·9度。

一只中暑的麻雀倒在餐廳的回廊同伴情急之下,

一會兒在其胸脯踩踏,一會兒嘴啄嘴,

拖拽、翻身無所不能,猶如心臟按摩和人工呼吸。

整個緊急施救過程持續了近兩分鐘,

直至其蘇醒后一起飛走。實在是太神奇了!

生物、動物都有異樣”、“類比的意識敏感,

連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更何況人類乎?

二是“史前杰作”。

科學家在非洲加蓬共和國發現的奧克洛鈾礦區,

經測算20億年前。其運行時間長達50萬年,

且毀于核戰爭。驚嘆否?

UFO、外星人、地心人等相關的證據顯示,

現在的地球人并非宇宙生命唯一的“生命體”。

文明有先后,人性無國界。

東方人與西方人,史前文明與史后文明,

有沒有“陰陽”、“異類”一說已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同與不同”、“這樣那樣”的本能意識,

卻是人類、生靈乃至自然運動共有的本性。

如此不難看出史前杰作”與“麻雀神話”,

除了物性異與類,更在于性的異與類



作品名稱《壽山福海


一異一世界;一類一乾坤。

·關系的研究目的與意義即在于:

通過對已知成果的分析、歸納與概括、抽象

不同數中找出相同數(最大公約數)

相同點中找出不同點(原子與質子)

從個性中總結出共性,從共性中分辨出個性。

從而找出物質與精神、思維與方法的普遍性規律

整合所有的關系意識確立最大的關系概念。

致使物質運動有了科學的關系解讀;

致使認知法則有了哲學的規范與表達

致使認知問題有了一個共性化的抓手”;

致使認知方式有了一個個性化的觸點

抓手觸點,亦為異與類”的關系形式

相互對應,互為轉換,循環往復則為意識的起點,

方法的焦點,秩序的節點,比較、知道極點。

如果說,老子以一個解讀了世界的話,

那么·類則以一個關系解密了世界。

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老子)

人之所以

即在于敏感了·的關系意識;

即在于感應·通變法則。

即在于體悟了“異·類”的形式機制;